非玩家角色/NPC

From Team Fortress Wiki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原来你就是那小姑娘,和那个整天在我们与敌人开战时朝我们大喊大叫的老怨妇一起混的那位。
红队爆破手对宝琳小姐说

非玩家角色(Non-player characters),常简称为“NPC”,是《军团要塞2》游戏背景设定中除玩家可在游戏中控制的九名佣兵之外的角色。尽管他们大多数都不曾直接出现在玩家的游戏过程中,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在背景故事中都有着各自的一席之地。故事中的重要人物,泽弗尼亚·曼恩塞拉斯·曼恩布鲁塔克·曼恩雷德蒙德·曼恩格雷·曼恩管理员宝琳小姐马拉莫斯萨克斯顿·霍尔,他们的行动或目的定义了游戏中玩家的游戏内容,且每一位在广义上的游戏世界都有着重要的出场或被提及。而其它重要性相对较低的角色只出现在游戏媒体中,尤其是在漫画里,他们的存在丰富了游戏的背景设定并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整个游戏略带荒谬的氛围。

目录

TF工业及其下属公司相关人物

泽弗尼亚·曼恩

从左到右:巴纳布斯·霍尔、布鲁塔克·曼恩、泽弗尼亚·曼恩、曼恩家的女佣伊丽莎白以及雷德蒙德·曼恩。
在照片右边还能看到一个神秘男子(原推测其为塞拉斯·曼恩,但根据该画缺失的右半边,此推断无法成立。)

泽弗尼亚·曼恩,全名泽弗尼亚·尼奥德穆斯·曼恩(Zepheniah Nieodemus Mann),是一名富有的英国人,他听信了两个愚蠢的儿子——布鲁塔克以及雷德蒙德的话——用了巨额家产购买了一大片位于美国边远地区的土地。他本想要将那里开发成他的碎石挖掘基地以发展军火产业。然而,在前往那片新土地的旅途中,他患上了几乎所有人类已知的疾病。而他最后发现自己购得的土地不过是一大片空无一物的沙漠时,气火攻心而彻底病倒了,不久便撒手归天。在他病逝前,他在自己因病脱落的皮肤上写下了他的临终遗嘱,其内容梗概如下:

  • 将他的遗产——包括所有的地产证书、银行账户、债务合同、烟草种植园以及手上所剩的所有财产,继承给女佣伊丽莎白。伊丽莎白与管理员海伦的外貌很像,因此她很可能是海伦的祖先。
  • 曼恩公司的完全控制权,继承给自己多年以来的助手兼随从——巴纳布斯.霍尔,也就是萨克斯顿.霍尔的祖先。
  • 将那片新买的土地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均分给他那两个“脑残”儿子——布鲁塔克以及雷德蒙德,以确保他们会永无休止地相互争斗下去。布鲁塔克与雷德蒙德在生命延长装置的帮助下一直在与对方明争暗斗,直到两人于 1972 年被失散多年的兄弟格雷·曼恩杀死。
  • 遗嘱的最后一段有所缺失,可读出部分如下:"Lastly to... I leave the entirety of my... and swear you to utmost secrecy in its keeping."
    • 该段文字的全文在另一个秘密页面中被公布,译文如下:“最后,我将我所有的““魔法碎石”(即澳元素矿石)留给我最信任的伊丽莎白,这东西是我与巴纳布斯在探索南方大陆(Terra Australis,应指澳大利亚)时发现的。我那从小就弱不禁风的儿子格雷在去年回来了,他要挟、敲诈我,想要将那些碎石占为己有。现在我把这些宝贝都给你,而你要发誓不惜一切代价藏好它们。”
  • 遗嘱没有提到的是,泽弗尼亚的兄弟——塞拉斯·曼恩当时也在场,不过这一事实直到照片的另一半被揭晓才被我们知悉。
  • 在官方博客上的一张秘密页面中,可以了解到泽弗尼亚其实有三个儿子,而第三个儿子——格雷——在刚出生的时候被老鹰偷走了。
    • 这个页面同时也披露了泽弗尼亚的妻子名叫贝蒂(Bette)。

泽弗尼亚还会对那些在他坟墓附近玩枪弄火的人进行诅咒,倘若有谁真敢作孽,他将对这些可怜人进行前所未见的战栗恐吓。 而事情真如他所说,在万圣节版本的地图 Harvest 中,他的鬼魂会出现并四处徘徊,且戴着自己那顶折叠礼帽。任何靠近他的玩家都会受到惊吓,在一定时间内不能攻击或跳跃。 这件事情首次被提及是在闹鬼的万圣节特约中,以及泽弗尼亚的遗嘱中。泽弗尼亚之魂也可在 Helltower 中被发现,它会呆在时钟塔附近观察战场,注视着他的两个遇害儿子(雷德蒙德与布鲁塔克)的尸体被雇佣兵们送往地狱。当灵异时刻到来时,它会从时钟塔暂时离开,直到魔法桥消失后才会再度出现。

  • 泽弗尼亚首次登场于曼恩家族全家福中。
  • 根据泽弗尼亚于尖叫要塞 2013中的一句台词,他最喜欢的儿子其实是格雷
  • 泽弗尼亚和他的两个儿子,以及马拉莫斯都是由 Nolan North 配音的[1]
  • 泽弗尼亚全名中包含的“Nieodemus”应是由“Nicodemus”(尼哥底母)变形而来的,后者是《圣经·新约》中的法利赛人与圣徒。


塞拉斯·曼恩

参见: 脱缰的无头骑士
塞拉斯·曼恩
R.I.P. SILAS MANN (安息吧,塞拉斯·曼恩)
塞拉斯·曼恩残破的墓志铭

作为泽弗尼亚的“假定”兄弟,塞拉斯·曼恩(Silas Mann)在曼恩家族历史中的履历就是个未解之谜。目前已知他是“泽弗尼亚·曼恩 & 孩子们共有的季度关爱”(Zepheniah Mann & Sons. Quarterly Concern)公司的合伙所有人,而这家公司即是曼恩公司的前身。塞拉斯对公司的已知贡献在于发明了钥匙名称标签。尽管他也在泽弗尼亚撒手归天之后的不久也与世长辞,但死亡并非他的终结。他以无头骑士的姿态徘徊在曼恩庄园中,和把万圣节的 Harvest 弄得鸡犬不宁的泽弗尼亚之魂一样。在尖叫要塞更新页面的墓碑上点击“Silas”可以看到他的肖像。

  • 塞拉斯首次登场于工程师更新的初始页面中,玩家可以通过点击“Zepheniah Mann & Sons Co. Quarterly Concern”来发现他。

贝蒂·曼恩

贝蒂·曼恩(Bette Mann,原姓“达林”)是泽弗尼亚·曼恩的妻子,也是布鲁塔克、雷德蒙德以及格雷三兄弟的母亲。她在生下曼恩三兄弟后去世,而她的父亲叫威廉·达林(William Darling)。

  • 贝蒂·曼恩的名字最早出现于曼恩三兄弟的出生证明


布鲁塔克·曼恩 与 雷德蒙德·曼恩

我早已开启一场史诗般的闲适之战来抵抗岁月对我的蹂躏。我等待着自然,用我的手下人无能为力的方式来收拾我的兄弟。然而事到如今,我们都行将就木。可他...就是不...
布鲁塔克·曼恩谈论与自己兄弟之间的战争

布鲁塔克·曼恩(Blutarch Mann)雷德蒙德·曼恩(Redmond Mann)是泽弗尼亚·曼恩三个儿子中的其中两个,他们分别是蓝队以及红队的老板。这两兄弟将他们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对他们父亲土地遗产的争夺上。在泽弗尼亚去世后,两人都迅速雇佣了不少佣兵,把他们编织成九人制的小队,用来防守自己的领地以及入侵对方的领地。然而,由于双方势均力敌,这场旷日持久的家族战争逐渐陷入了僵局,而这也使得布鲁塔克率先找来了拉迪甘·科纳格,希望拉迪甘能制造一台生命延长装置,以让自己比雷德蒙德活得更久。拉迪甘成功地为布鲁塔克做出了这个装置,然而布鲁塔克一开始不知道的是,雷德蒙德也从拉迪甘处获得了同样的装置,所以两人的情仇恩怨继续延续了下去,一度持续到 1968 年。但就在 1972 年,他们二人被蒙骗而进行了一次会面,且很快达成了停战协议并转而寻求延续曼恩家族的香火。但就在这时,格雷·曼恩出现了,他向二人说明了一切后就将二人杀死,并接管了二人所有的公司。

在漫画《坟地争锋》中,布鲁塔克与雷德蒙德在死亡后化作了幽灵,而两人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争执最后究竟是谁活得更久。在打闹一段时间后,他们造访了有着律师身份的红队士兵,以求在法律上确认最后究竟是谁赢得了父亲所留的土地。红队士兵的答案是,既然他们仍然是徘徊在生死之间的孤魂野鬼,便没有在真正意义上死亡,也就无从进行判定了。于是布鲁塔克与雷德蒙德就在最近的一处公共电话通知了他们曾经的秘书,要求组织佣兵们对抗,让自己对手的尸体率先被送下地狱。

  • 布鲁塔克与雷德蒙德首次登场于曼恩家族全家福中。
  • 在地图 Mann Manor 中,红队的重生点旁有一个用玻璃门隔开的、无法进入的房间。其中可以看到雷德蒙德的身影,他背对着门口坐着,面朝着一台巨大的生命延长装置。
  • 在地图 Mann Manor 中的控制点 C 处,可以看见一幅油画,上面画着一个高大健壮、自信微笑的雷德蒙德,旁边则画着一个瘦弱矮小、面目可憎的布鲁塔克。在漫画《跌宕事典》中,布鲁塔克的房间里也有一幅类似的画,而二人的形象与这幅画正好相反。
  • 兄弟两人,他们的父亲和马拉莫斯都是由 Nolan North 配音的。

格雷·曼恩

格雷·曼恩
先生们。我叫格雷·曼恩。我是你们的兄弟
格雷·曼恩向自己的兄弟作自我介绍

格雷·曼恩(Gray Mann)是泽弗尼亚·曼恩的第三个儿子。他是曼恩三兄弟中辈分最小的,也是三兄弟中最聪明的。他在刚出生时就已能够流利地说话,但身体却非常虚弱。出于对格雷生下来能够说话的惊惧,泽弗尼亚打算把格雷掐死,但还没有来得及下手,格雷就被一只野生的老鹰抓走了,这件事发生在“1822年鹰灾”时期(Great Eagle Scourge of 1822)。那只老鹰把格雷当作自己的孩子抚养,但格雷长大后便杀死了“绑架”他的老鹰,这只老鹰的孩子也未能幸免于难,和鹰妈妈一起被格雷吃掉了。重返文明社会后,格雷逐步建立起了他自己的商业帝国——格雷碎石公司(Gray Gravel Company)。而根据其父泽弗尼亚·曼恩的描述,格雷曾于 1849 年写信敲诈他,要求他交出自己手上存有的“魔法碎石”(即澳元素矿石)。

在 1972 年年初,格雷正式归来,且他和他的兄弟一样配备了一个生命延长装置,但他的装置更为先进与便携,只需要安装在背上即可。通过使用伪造信件邀请他的两个哥哥会面签署停战协定,格雷杀死了布鲁塔克以及雷德蒙德,并将两人旗下所有的公司纳入他的商业帝国中。随后格雷制造了一只机器人大军,用于摧毁曼恩公司遍布在世界各地的工厂(参见漫画《比国际象棋更糟的命运》)。这时萨克斯顿·霍尔再次聘用佣兵们抵抗机器人大军,防御工厂资产——而此前佣兵们因为公司被接管而被逐出了蓝队红队

在 1972 年,格雷意识到他同萨克斯顿·霍尔的对抗已经陷入了僵局——正如他的两个哥哥从前那样,而选择主动投降。然而,他利用了曼恩公司的“挑战政策”(Mann Co. Challenge policy)。该政策规定,任何公司的 CEO 都可以合法地接管与控制曼恩公司——只要他们能徒手击败曼恩公司的现任 CEO。格雷让他的女儿奥利维亚同萨克斯顿决斗,萨克斯顿由于不愿对小女孩出手,而选择将公司的控制权拱手让人。

六个月后,格雷的生命延长装置中储备的能源——澳元素即将耗尽。他于绝望中找到了曼恩公司的澳元素保险库,却在将其打开后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除了仅剩的一小块澳元素以及一根香烟,他随即判断是管理员偷走了其余的储备。于是格雷便雇佣了一队神秘人士去追踪管理员并取回澳元素。在漫画《地狱寒天》中,格雷雇佣的这队人马身份揭晓——他们是《经典军团要塞》中的佣兵。而在漫画《旧伤》中,格雷的生命延长装置被他佣兵中的机枪手破坏了,这也使他的生命迎来了终结。在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前,格雷对宝琳小姐和佣兵们说,他认为管理员积蓄了如此之多的澳元素是要用于一个比他的所作所为更加罪恶滔天的阴谋,并请求佣兵们一定要阻止管理员。

  • 格雷首次被提及于一张位于隐藏页面中的出生证明,该页面可由当时隐藏在官方网站横幅里的血痕中的链接打开。
    • 此外,泽弗尼亚的遗嘱在该隐藏页面被放出后也得到了更新,其中追加了同格雷有关的内容。
  • 几近熔化的电容底部印着一小数字:07180125。若将其四等分并按顺序翻译成字母(A = 1,B = 2,以此类推),便能得出格雷的名字:“GRAY”。
  • 在漫画《跌宕事典》的最后一页,生命延长装置说明书封面上有一些笔迹,其上列出了拉迪甘·科纳格所制造的该装置的日期与用户。其中包括1894年7月17日为布鲁塔克制造,1894年8月3日为雷德蒙德制造,以及XXXX年4月14日为某不明人士制造。鉴于后来有超过三台生命延长装置被揭晓,这第三台装置是否是为格雷制造的还是未知数。
  • 格雷在出场时可以依靠双腿站立行走,而从样貌上看,他比自己的两个哥哥要年轻许多,且头发也都还在。这可能是因为他使用的生命延长装置更为高级——完全是以澳元素为能源而运转的。
  • 在2012年圣诞节更新期间放出的漫画匿影藏形中,揭晓了格雷拥有格雷碎石公司(Gray Gravel Co.),而这一公司的图标出现于地图 Gravel PitFrontier
  • 根据万圣节地图 Helltower 中的对话台词,格雷是是泽弗尼亚·曼恩最中意的孩子。


奥利维亚·曼恩

奥利维亚·曼恩,约1972年
霍尔!我可没有一整天的闲工夫。
奥利维亚开始不耐烦了

奥利维亚·曼恩(Olivia Mann)是格雷·曼恩的女儿,格雷碎石公司的现任 CEO。根据曼恩公司的相关规定,能够徒手击败现任 CEO 的人将可以成为新任 CEO。由于萨克斯顿·霍尔不愿对小女孩下手,且他指定的新 CEO 比德维尔先生也不愿同奥利维亚搏斗,因此奥利维亚于徒手搏斗赛中“获胜”而成为了曼恩公司的 CEO,且她在获胜后便将权力转交给父亲格雷。

  • 奥利维亚首次出现在一个有六个部分的漫画系列中的第一部分中,《解雇时刻》
  • 奥利维亚与格雷的父女关系十分可疑,鉴于她与父亲的年龄差,她十分有可能是被格雷领养的。
  • 奥利维亚的名字似乎延续了她的父亲和舅舅们的“颜色命名法”(Olivia = Olive green,即橄榄绿)。


管理员

主条目: 管理员

作为《军团要塞2》中最初也是最常见的通报员,她同时也是 TF 工业在当前(约 1960-1972 年)的管理员,此外也担任了红队蓝队及其佣兵的(幕后)掌控者。管理员也在《军团要塞2》的漫画以及其它媒体中多次出现或被提及。且在故事中也出现过一些与她外貌相似,但活动时代相差较大的神秘女子。根据某些角色的说法,她已经给活动了超过一个世纪。

伊丽莎白

主条目: 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Elizabeth)是泽弗尼亚的女佣,且她与管理员有着高度的相似性。在泽弗尼亚于1850 年去世后,他将大多数所剩财产(英语)与“魔法碎石”全部继承给了伊丽莎白


管理员的信使

管理员的信使
找到地方了。
管理员的信使站在蓝队士兵的公寓前

管理员的信使(Administrator's messengers)是一些身份不明的神秘人物,他们受雇于管理员,通过随身携带的小型电视设备来向佣兵们传达管理员的消息。首个信使于“战争!”更新中首次登场于蓝队士兵的公寓中,他通过随身设备向士兵传达管理员的消息。

在漫画《拜见导演》中出现了另一名信使,他在被红队成员逼供后杀害。而管理员对此表示非常不满,因为这意味着那个信使没法送回携带的设备,而使她不得不重新购置。从管理员所说的“又杀了一名信使”可以判断,此前还有其他的信使,且他们有一些也被佣兵们杀害了。

在漫画《拜见导演》中出现了另一名信使,他在被红队成员逼供后遭到杀害。


宝琳小姐

主条目: 宝琳小姐

宝琳小姐(Miss Pauling)是现任管理员的忠心助手。她负责许多工作,包括非同寻常的背景调查报告、商品的订购与发货、打通交互联系渠道,以及安排谋杀。尽管宝琳小姐有时并不赞同她雇主的意见,她也总是遵从雇主的意志把事情尽力做的完美无缺,以避免招致管理员的憎恶与愤怒。

导演

导演
曼迪先生,如果要你选一个词语来形容你自己,那你会选择哪一个?我来替你回答:“受害者”。
导演

导演(Director)是一名有点傲慢的电影制作人,他受聘于管理员,负责制作“拜见团队”(Meet The Team)系列短片。管理员的真实用意在于利用他的身份与名义来调查佣兵们的底细,从他们所说的话中抓住某些把柄,以供在将来的某些必要时刻以此对付他们。然而,导演本人则是被告之他为这些佣兵拍摄影片的目的是为了让住在荒芜之地的居民们明白,这些佣兵不是一群“整天把地标建筑炸个稀巴烂的武装精神病团伙”(armed psychopaths blowing up all their landmarks on a daily basis)。

管理员在确信自己已经掌握了足够的把柄后,她就命令宝琳小姐干掉导演。宝琳小姐把导演带到一处矿井中,并告诉他管理员正在里面等着接受采访,而此刻她的卡车上正藏着一袋生石灰以及一把铁锹。导演从此下落不明,但他想必是在这场“采访”中被杀害了。在地图 DoomsdayCoal Town 以及 Mannworks 中可以找到导演的寻人启事,对应的就是漫画中的这一幕。


不明身份者

在大致完整的曼恩家族全家福中,其画像中间缺失了一块,但可以看出此处站着个人。但此人的身份目前尚不得知,而且也从未被提及过。在图片中,可以看出此人的左手拿着些东西,但是无法辨认出是什么。


霍尔世系

巴纳布斯·霍尔

巴纳布斯·霍尔,1850 年
我很喜欢这只美洲狮的凶狠劲儿!
巴纳布斯.霍尔在一次守夜中击退了来袭的野兽

巴纳布斯·霍尔(Barnabus Hale)是一名19世纪的澳洲拓荒者,他被泽弗尼亚·曼恩雇佣为助手以及随从。在贝蒂产下曼恩三兄弟后去世时,他也是唯一为她哭泣的人。在泽弗尼亚去世后,巴纳布斯继承曼恩公司。他是萨克斯顿·霍尔的祖父,且两者在外表上高度相似。


比利乌斯·霍尔

此处禁止佣兵开战。
比利乌斯·霍尔透露曼恩公司被评选为“荒芜之地最安全工作地点”的原因

比利乌斯·霍尔(Bilious Hale)是萨克斯顿·霍尔的父亲,他在1900年代早期从父亲巴纳布斯那里继承了曼恩公司。在一次严重的矿井坍塌事故中,有 14 名工人遇难,而比利乌斯当时也被困在矿井中,但他却用自己的双拳击碎了堵路的巨石,因此逃出生天,而这事情在经过新闻报纸的一番炒作后,给比利乌斯带来了巨大的荣誉与名气。 在 1922 年 3 月,比利乌斯关闭了煤矿以及由煤供能的军需品工厂。但是有一个房间作为“历史储藏室”(historic storage closet)被保留了下来,里面存放着一些现在还用不到但是在将来的某一时刻可能会派上用场的重要物品。 比利乌斯在当时是美国仅有的几个能拥有私人移动电话的精英人物之一,其余几个人分别为:布鲁塔克、雷德蒙德、美国总统、电话的发明者亚历山大·格拉汉姆·贝尔以及当时担任管理员的人。

萨克斯顿·霍尔

主条目: 萨克斯顿·霍尔

萨克斯顿·霍尔(Saxton Hale)是霍尔家族中掌管曼恩公司的最新一人。

卡达维鲁斯·霍尔博士

卡达维鲁斯·霍尔博士
每个医生都需要一两个尸体(cadaver)来做实验。
医生《旧伤》

卡达维鲁斯·霍尔博士(Dr. Cadaverus Hale)是萨克斯顿·霍尔家族中最为臭名昭著的成员之一。

目前尚不清楚复活技术(Reanimation technology)是否是卡达维鲁斯博士的杰作,抑或是医生的科学研究与改良的结果(也可能两者都是)。此外关于卡达维鲁斯是否是霍尔城堡的曾经所有者或是现任所有者也仍然未被揭晓。

  • 关于卡达维鲁斯·霍尔博士的唯一信息来自他于地图 Monster Bash 中的肖像画。

比德维尔先生

比德维尔先生
我都要感动哭了,先生。这是您的早餐牛排。
比德维尔先生

比德维尔先生(Mr. Bidwell)是萨克斯顿·霍尔的助手之一。他的工作包括为霍尔准备早餐牛排以及处理顾客的反馈意见。比德维尔是新版《曼恩公司武器产品目录》的制作者,也充当着曼恩公司与下属产品生产商之间的联络人。他首次登场时留着一撮胡子,但后来又剃掉了。

萨克斯顿·霍尔派遣比德维尔以“联合开发生物科技”为幌子而拜访萨里夫工业公司(Sarif Industries)。当萨里夫公司的代表正在专心浏览那份所谓的“合同书”时,比德维尔偷了一整箱的武器溜了。后来曼恩公司根据这些偷来的武器逆向研究而剽窃技术成果,在此基础上推出了曼诺科技捆绑包。比德维尔在一份给霍尔的保密信件中重点强调了自己的功劳,而霍尔则回信给他,要求他“别把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写下来”(stop writing these things down)。

比德维尔与雷迪两人冒着丢饭碗的风险,提出了物品试用制度以及举办曼恩周年庆更新与促销的想法。他们在曼恩周年庆更新与促销页面上展示了许多新帽子以及其他物品,但后来霍尔粗暴地打断了他们的计划,要求他们去帮忙藏匿一只死鸵鸟。

碎石战争(The Gravel Wars)结束以及布鲁塔克与雷德蒙德遇害的三天之后,比德维尔乔装成一名灵长类动物暴力行为研究专家,目的是为霍尔录制他与世上仅存的一只雪人干架的录像。就在萨克斯顿成功惹毛雪人并开始对决后,比德维尔收到了雷迪发来的有关曼恩公司受到攻击的消息,并将其告知了萨克斯顿,而萨克斯顿表示这一切都不出他所料。比德维尔随后继续录制萨克斯顿殴打雪人的视频,而萨克斯顿将这个视频作为“保护曼恩公司的财产,抵抗机器大军的侵略”的教材,令比德维尔将它发送给宝琳小姐以播放给红蓝两队的佣兵学习。


雷迪先生

雷迪先生
您现在是美国第六大富翁,霍尔先生。
雷迪先生很好地运用了自己的会计学知识

雷迪先生(Mr. Reddy),与比德维尔先生一样,也是萨克斯顿·霍尔的助手之一。具体地说,他是霍尔的会计以及专职电话接线员。在霍尔的命令下,雷迪先生给美国前五大富翁分别送去了一束鲜花,并带有一张贺卡,上面写着:“你已经是个死人了”(You're a dead man)。在首次登场时,雷迪留有一撮胡子,但是后来又剃掉了。当玩家完成了游戏《螺旋骑士》中的成就“任务完成”(Mission Accomplished)后,雷迪先生会为玩家发送一封祝贺信,以及一顶骑士轻盔作为奖励。此外,决斗者来自礼物王国的尚礼者集邮者这三顶帽子也出自雷迪先生之手。[2]

比德维尔与雷迪两人冒着丢饭碗的风险,提出了物品试用制度以及举办曼恩周年庆更新与促销的想法。他们在曼恩周年庆更新与促销页面上展示了许多新帽子以及其他物品,但后来霍尔粗暴地打断了他们的计划,要求他们去帮忙藏匿一只死鸵鸟。

后来,雷迪通知了比德维尔有关曼恩公司受到攻击的情况。


珮薰丝·梅利威瑟

珮薰丝·梅利威瑟,
约 1822 年。

珮薰丝·梅利威瑟(Patience Meriweather)是曼恩夫妇的助产士,当时她负责为贝蒂·曼恩接生,并亲眼目睹了曼恩三兄弟的出生。此外,贝蒂的死讯也是由她告知泽弗尼亚以及巴纳布斯的。


布鲁塔克·曼恩的助手

1960年的模样
1890年的模样
等他一会吧,先生。他死了
布鲁塔克·曼恩的助手每天都会说的一句话

布鲁塔克·曼恩的助手(Blutarch Mann's assistant)是一位姓名不详的女性,她担任布鲁塔克的助手至少有60年。她在1950年的时候将戴尔·科纳格(蓝队工程师)引荐给布鲁塔克·曼恩。而早在1890年,她曾将拉迪甘·科纳格(戴尔的祖父)引荐给布鲁塔克·曼恩。当她多次称呼戴尔为“科纳格先生”后,戴尔礼貌地告诉她只需叫他戴尔就好,因为“科纳格先生”这个称呼应属于他的祖父。而她回答戴尔:“是的,我记得”。

  • 布鲁塔克·曼恩的助手首次登场于漫画《跌宕事典》中。


群体

澳大利亚人

1890年代的澳大利亚人
人类目前所有的尖端发明通通都来自一个澳洲人那被酒精发酵过的脑子里。
管理员的祖先如此评价那些胡子拉碴,花天酒地,搞作死发明的澳大利亚人

澳大利亚曾一度被认为是白痴的国度,可自 1850 年来,澳大利亚人(Australians) 摇身一变成为了世界科技的领导者。任何一项尖端发明,包括隐身能力以及传送技术,都是澳大利亚人用他们那“烂醉如泥的大脑”(brain of a lager-loving)而创造出的。而到了 1890 年,悉尼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未来都市:飞行汽车、巨型空艇以及会自我打理的胡子。如同他们的国家英雄——萨克斯顿·霍尔一般,每个澳大利亚人,不论男女老少都留有一撮胡子并引以为傲(至少有 3 个人除外,例如狙击手以及他的父母)。管理员的一位祖先认为,这个国家那难以置信的强大创造力,来源于一种稀有的元素——澳元素。这个说法似乎是成立的,因为这些元素将迪甘·科纳格的智力提升至了一个非凡的程度,但同时也滋生了一系列同澳大利亚相关的副作用,包括胡子急速生长、极具阳刚之气、出现想要脱掉上衣并长出祖国版图形状的胸毛的原始冲动。然而,由于澳大利亚的澳元素矿藏会对那里的居民产生这类能力影响,加之管理员的意图使得矿藏的储备减量加快,曾经骄傲辉煌的澳大利亚人逐渐退化成了虚弱的白痴。间谍曾提到,在詹娜(红队机枪手的一个妹妹),士兵与间谍一同成功保护潜水艇的 2 个月前,澳元素的矿藏逐渐枯竭了。

澳大利人借由袋鼠拳击赛(Kangaroo boxing match)来选出自己的国王,很有可能让澳大利亚成为唯一的强者统治(Kratocracy)(英语)制度的国家。

  • 澳大利亚人首次登场于漫画《跌宕事典》中。


曼恩公司猴子航天局

曼恩公司猴子航天局(Mann Co. Monkeynautics)是曼恩公司下属的一个组织,它致力于将宇航猴波比·乔送入太空,以对抗前苏联的宇航猴弗拉基米尔·芭娜娜斯。曼恩公司猴子航天局出现于地图 Doomsday 中,在那里借由火箭将波比·乔送入太空。而不幸的是,火箭发射失败并坠毁在附近的一个卫星通信塔上。

荒芜之地斗殴者

爆破手的手套上印着“荒芜之地斗殴者”的名字

荒芜之地斗殴者(Badland Brawlers)是来自荒芜之地的一支运动团队。


初代蓝队佣兵

初代蓝队佣兵,1850 年代
...我组建了一支由世界上最致命的佣兵所构成的精锐部队,打算用武力了结这一切。但我始料未及的是,我那白痴兄弟居然和我做了同样的打算。
布鲁塔克·曼恩谈到初代蓝队佣兵时说

初代蓝队佣兵(original BLU team)是由布鲁塔克·曼恩于 1850 年代组织的一支佣兵部队,布鲁塔克希望由此以武力强行夺取他父亲遗产中分配给两兄弟的所有土地资产。但对布鲁塔克有些不幸的是,雷德蒙德与此同时也组建了初代红队佣兵,并使双方的争斗逐渐陷入了僵局。初代佣兵的阵容和目前的佣兵一样,由九个不同的兵种相构成。而以下是初代蓝队佣兵的成员:

至于雷德蒙德组建的初代红队佣兵成员,目前尚不得而知。


经典军团要塞的佣兵

经典军团要塞的佣兵与
比利乌斯·霍尔,20世纪30年代

在漫画《地狱寒天》中,经典军团要塞佣兵们(除了他们的医生)一同登场,他们出面帮助格雷·曼恩追踪管理员和目前军团要塞2的现任佣兵们。

  • 经典军团要塞的佣兵们于20世纪30年代时的形象也在漫画《往事追叙》中出现。
    • 然而其中经典医生尚未在其它任何漫画中正式登场过,目前处于下落不明的状态。
  • 在漫画《旧伤》中,经典佣兵队伍中的士兵间谍火焰兵被军团要塞2的佣兵们所杀,而经典机枪手在“抽干所有TF2佣兵的血”之前杀害了格雷·曼恩以夺取他的生命延长装置。
  • 在漫画《裸者与死者》中,故事迎来了经典佣兵、军团要塞2佣兵、萨克斯顿·霍尔、玛格丽特与格雷·曼恩所剩的机器大军之间的混战高潮。

佣兵的家人们

蓝队侦察兵的母亲

蓝队侦察兵的母亲
蓝队侦察兵:“你是谁啊?那家伙的粉丝俱乐部主席吗?”
蓝队间谍:“不...那主席是你老妈!”
蓝队侦察兵蓝队间谍

蓝队侦察兵的母亲首次被提及于短片《拜见间谍》中。她也在第二届萨氏金像奖的宣传片中出现过,虽然那时只看见她的手臂以及听见她的尖叫声和逃跑的声音。她住在波士顿南部,抚养侦察兵以及他那七个“疯狗般”的兄弟长大,但是她的身材依然保持的很好。她与红队间谍有着一段浪漫的情人关系,红队间谍给她起了个富有情趣的昵称“ma petit chou-fleur”,在法语中的意思是“我的小椰菜花”。目前来看,蓝队侦察兵似乎还不知道自己母亲与红队间谍的这段关系,毕竟在视频中出现的是伪装的红队间谍。侦察兵的母亲的穿着60年代晚期风格的裙子,发型是当时流行的瓜皮头。在《拜见间谍》中,蓝队间谍拿出的那个印着“最高机密”的文件袋中,装着7张红队间谍与侦察兵母亲在一起时的照片。而在间谍的大使手枪枪身上,刻着的人物即是侦察兵的母亲。


红队侦察兵的母亲

红队侦察兵的母亲于他梦中出现
红队侦察兵的母亲首次出现于漫画《地狱寒天》中红队侦察兵的梦里,她当时正坐在红队间谍的身边看幼年的侦察兵学走路。

工程师的父亲

工程师和他的父亲

工程师的父亲,名为弗雷德·科纳格(Fred Conagher)出现在一张戴尔·科纳格(Dell Conagher)小时候与他的合影中。弗雷德是《军团要塞经典》中的工程师,而戴尔则是《军团要塞2》中的现任工程师。弗雷德登场于漫画中时,他的身材已经走形了,且他的双腿已被机械假肢替换。


德格罗特夫妇

德格罗特一家的全家福
年迈的的德格罗特夫人
你即使冒着雨走上十五英里去把英国女王炸飞也只能得到五美分
德格罗特夫人对家族生意的看法

德格罗特夫人(Mrs. Tilly DeGroot),即爆破手的母亲,是一位双目失明的老妇人,她每天都在思念爆破手已过世的父亲,即德格罗特先生(Mr. DeGroot)。尽管她的儿子年薪收入高达数百万美元而且拥有一座宅邸,但她依然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够努力,整天对着儿子唠叨着“你那有着26份工作的父亲会因你的懒惰而在坟墓中不得长眠”。她一直按照苏格兰的传统方式来教育爆破手,而且不喜欢看到儿子“浪费自己的天分”。她还宣称:“任何超过30岁还有一只好眼的爆破手都有愧于自己手中的硫磺”。

许多年以前,她与爆破手的父亲,将年轻的塔维什从为孤儿开设的地下文法学校(Crypt Grammar School for Orphans)领养回来,并宣称他们即是塔维什的亲生父母。他们曾向爆破手解释过他被遗弃的原因:高地爆破手家族(Highland Demolition Men)的孩子一出生就会被遗弃,直到他们展示出自己的才能为止。而这是他们家族流传已久的,尽管毫无必要的残酷传统。

她还曾建议塔维什在万圣节前夕去找工作,因为时间一过,鬼怪们能给出的工作就全没了。


曼迪夫妇

曼迪夫妇
我跟你说实话吧:我父母才不关心这事。
狙击手正谈到自己的工作

曼迪夫妇(Mr. & Mrs. Mundy),即狙击手的养父母。作为一名孝子,狙击手都会定期以电话或是邮件的方式与父母联系,在对亲人嘘寒问暖的同时还不忘通报自己的生活经历。曼迪夫妇住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街左侧的红色房子中”(Red House on the Left on Adelaide St. in Australia),二老都不喜欢狙击手现在的这份工作。狙击手的父亲尤其反感他的工作,称狙击手为“持枪的疯子”(crazed gunman),而狙击手坚称自己是一名“刺客”(assassin)。为了尽早结束和家里人的争论,狙击手写信给自己母亲,要她转告父亲,自己这份工作的收入比当医生要多得多。而到最后,让他母亲直接转告他父亲,自己现在已“是”一名医生。当接受完导演的采访后不久,狙击手收到了父母寄来的相片。

和他们的儿子一样,曼迪夫妇不像其他澳大利亚人一样留着胡子,这在当时的澳大利亚人中十分罕见。曼迪夫妇与动画《胆小狗英雄》(Courage the Cowardly Dog(英语)中的茉莉儿(Muriel)和奥提斯(Eustace)十分相似。而漫画中的插图随后也证明了这点,外加连他们居住的房子也很相似,所以这极有可能是“有意为之”。

  • 曼迪夫妇在《拜见狙击手》中首次被提及,但并未正式登场,也不知道名字。直到《拜见导演》时才登场与揭晓身份。


比尔博 与 拉尔娜

年轻时的狙击手亲生父母。
@#$%出我的火箭
— 年轻的比尔-贝在年轻的拉尔-纳进入火箭时大喊

比尔博(Bill-Bel)拉尔娜(Lar-Nah)是狙击手的亲身父母。他们住在失落海底之城新西兰(the lost underwater country of New Zealand)。

多年以前,比尔博根据研究得出结论,认为地球将会迎来被岩浆覆盖的灭顶之灾,而他据此提议将整个国家用透明玻璃球体保护起来,转移到海洋中生活以躲避灾难。但后来他又向新西兰领袖议会(council of leaders)提出要把国家送往太空,但议会愤怒地拒绝了他,指出由于他的“下水计划”成功实施,整个国家的资源已近几乎枯竭了,且他们所有人都对“水下生存”的想法感到反感。比尔博回家之后,建造了一个可以飞向太空的火箭,但和他的妻子拉尔娜陷入了争论,因为火箭只能容纳一人。他们那仍在蹒跚学步的儿子穆恩迪(Mun-dee,即现在的狙击手“曼迪先生”)在父母争吵时爬进并启动了火箭,火箭发射后撞破了海底之城的防护罩(并最终坠毁在澳大利亚),涌入的海水随之灌入,淹没并摧毁了城市。

比尔博和拉尔娜躲藏在了一座密封的实验室里幸存了下来,在宝琳小姐狙击手与其他佣兵们通过乘坐潜水艇再次访问那里之前,他们一直与世隔绝地苟活在海中。拉尔娜已经变成了一个暴躁的酒鬼,因他丈夫的愚蠢而时常感到怒不可遏。令宝琳小姐大吃一惊的是,比尔博对于澳元素作为核燃料以及延年益寿这类潜在的独特功能一无所知,倒是将新西兰最后的澳元素储备用于喷涂他的撤离火箭概念机——但不幸的爆炸了,仅剩下了最后的少许澳元素。宝琳小姐对比尔博的愚蠢同感震惊之余,拉尔娜跟她分享了自己的珍藏佳酿以消解震惊之苦。

在从狙击手那得知地球并未被岩浆覆盖后(由此比尔博的预测被证伪了),拉尔娜偷走了唯一剩下的撤离火箭,并通过它进入了太空——而这也再度撞破了防护罩。与此同时,比尔博偷走了宝琳小姐和佣兵们前来时乘坐的潜水艇,使得众人不得不面对多年前新西兰人遭受的淹没危机。

  • 比尔博和拉尔娜首次登场于漫画血浓于水》中
  • 狙击手和他的亲生母亲拉尔娜有着极其相似的外观。他们两人的脸型和肤色几乎一致。
  • 虽然这对夫妇确实是狙击手的亲身父母,但比起他们的孩子,他们更关心自己的生死。


拉迪甘·科纳格

拉迪甘·科纳格
...行。
拉迪甘·科纳格如此回答要把自己变成怪物的布鲁塔克

拉迪甘·科纳格(Radigan Conagher)是蓝队工程师的祖父。布鲁塔克·曼恩为了比自己的兄弟获得更久,曾雇佣他来制造一台可以延长寿命的机器,而科纳格答应了布鲁塔克的要求并为其制造了机器。不久后,一名与管理员相似的女人出现,她以澳元素为筹码,让拉迪甘为布鲁塔克制作生命延长装置的同时,也为雷德蒙德制作一台。拉迪甘·科纳亨尔个人十分崇拜亚伯拉罕·林肯。在初版的工程师更新页面中,有几页笔记记载着一些很可能将林肯总统从约翰·威尔克斯·布斯(John Wilkes Booth,林肯的刺杀者)的枪口下救下来的发明,这些发明包括:一顶会自动朝袭击者开枪的帽子,一张在遇袭时会载着使用者翻下阳台逃走的椅子,以及一个传送装置

在工程师更新的隐藏页面中,拉迪甘的样貌出现了急剧的转变,他看起来长高了,还长了胡子和多了许多肌肉,而且还开始喜欢喝啤酒了。这些都与游戏背景中所设定的澳大利亚人的特征很相似,而这很可能是因为他接触到了澳元素,总之可以说他改变后的样子如同年老的萨克斯顿·霍尔。而在工程师更新的网页上,科纳格拿着一把武器,看起来像是第一把南部的款待。在他转变的最后阶段,他用一个机器手臂代替了自己的左手,而且他的胸毛也长成了德克萨斯的形状,类似霍尔的澳大利亚形状的胸毛。他变得比以前更“澳大利亚”了,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了一名长着大胡子、扛着一整桶蓝纹啤酒以及和自己的孙子戴尔一同分享美味啤酒的快乐壮汉(和他原先的个性相比)。游戏中一款油漆桶的名称——褐色(Radigan Conagher Brown),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 拉迪甘·科纳格首次登场于漫画《跌宕事典》。


红队机枪手的家人

红队机枪手正拥抱他的母亲
亚娜:我们带着晚餐满载而归!
布罗尼斯拉娃:今天又是吃熊呢。
红队机枪手'的妹妹们从狩猎中归来

红队机枪手米沙(Misha)的家人首次被提及是在漫画《拜见导演》中,但关于他们并没有太多明确的信息。由于被认定为反革命分子,红队机枪手的父亲于 1941 年遭到处决。而在那年秋天,米沙和他的母亲以及三个妹妹,即詹娜(Zhanna)、亚娜(Yana)和布罗尼斯拉娃(Bronislava),一同被押送至西伯利亚北部的劳改营。机枪手和他的家人们在那里工作生活了三个月,直到 1941 年 12 月的某一天,那个劳改营由于未知原因被大火烧毁。事后,人们发现那里的劳改犯全部都无处可寻了,而劳改营中的看守全都被折磨致死。

根据漫画《炸弹魔书》,机枪手目前仍然与他的家庭保持着联系,且还用他当佣兵赚来的钱赡养她们。而在漫画《地狱寒天》中,机枪手的家人们隐居在西伯利亚的深山中,几乎只吃熊肉生存,而机枪手那时正致力于保护它们免受“曾伤害过[它们]的人”的更多伤害。然而,随着机枪手重新归队,他的家人们也移居到了美国。

尽管亚娜和布罗尼斯拉娃两人显然也很受某些佣兵队员的欢迎,尤其是狙击手和间谍。但詹娜,她在漫画中的戏份远高于她的姐妹们。由于“已经 20 年没见过一个纯爷们”的原因,詹娜开始与士兵建立了联系,且此前还以“屁话太多”为由拒绝了侦察兵。而詹娜与士兵的关系在她同佣兵们共同经历了《血浓于水》《旧伤》《裸者与死者》中的冒险后更为亲密。同时她也逐渐学会了如何同士兵并肩作战——尽管是采用“士兵风格”的离经叛道且毫无章法的方式——包括使用“拇指脱臼老把戏”(old dislocating thumb trick)去挣脱手铐而失去了左手,以及赤身裸体并涂满蜂蜜而进行作战。


历史人物

总统

亚伯拉罕·林肯

亚伯拉罕·林肯,火箭跳的发明者

维基百科条目:亚伯拉罕·林肯

除了担任过美国第 16 任总统外,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还于 1850 年代担任过蓝队的首任火焰兵。在狙击手 VS. 间谍更新中还提到了林肯很喜欢竞技场模式。而根据 战争! 更新提到的内容,林肯也是楼梯的发明者。后来的工程师更新中,提到了林肯被约翰·威尔克斯·布斯(John Wilkes Booth)刺杀,尽管在战争!更新中他的死因被归咎为“使用火箭跳上楼”。此外,根据漫画《跌宕事典》,拉迪甘·科纳格一共制造了至少三台生命延长装置,而在最后一台的蓝图上所写的制造日期正是林肯遇刺身亡的日子。因此军团要塞2中的亚伯拉罕·林肯是否还活着是有争论空间的。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维基百科条目: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于 1921 年找到了亚伯拉罕·林肯当年的楼梯计划。在从一次火箭跳事故中康复后,罗斯福改进并大力推广林肯的楼梯计划,并将全世界从二楼的残暴统治中解放了出来。


乔治·华盛顿

维基百科条目:乔治·华盛顿

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发明了美国,但历史学家们都一致认为他最大的失败就是没能发明永久隐形能力。随着隐形刺客的出现,间谍做到了这位发明美国的大人物没能做到的事情。


其他

本尼迪克特·阿诺德

维基百科条目:本尼迪克特·阿诺德

本尼迪克特·阿诺德(Benedict Arnold)是独立战争中的著名将领,他因叛变投靠英军而臭名昭著。而他最大的罪恶在于没有喝汤,而他最后的遗言是:“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看够动画片。”(My only regret is I didn't watch enough cartoons)

  • 本尼迪克特·阿诺德最初于漫画《地狱寒天》中作为鬼魂而出现(或者仅仅是士兵的幻觉)。他随后也在官方的一则 He was later mentioned in 博客消息中被提及。


弗雷德·阿斯泰尔

弗雷德·阿斯泰尔

维基百科条目:弗雷德·阿斯泰尔

弗雷德·阿斯泰尔(Fred Astaire),原名菲德利克·奥斯特利兹(Frederick Austerlitz),是美国电影与百老汇的歌手、演员、编舞家与舞蹈演员。他的演艺生涯长达 76 年,在此期间创作了 31 部音乐片。他特别容易受到投射物武器的影响。


约翰·威尔克斯·布斯

约翰·威尔克斯·布斯

维基百科条目:约翰·威尔克斯·布斯

约翰·“塔柱帽”·布斯(John "Tower of Hats" Booth),本名约翰·威尔克斯·布斯(John Wilkes Booth),是广受人民拥戴的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的遇害凶手。在他所留的最后一张照片中,他戴着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塔柱帽。在刺杀事件发生后,他的肖像出现在了通缉令上,且在这张通缉令中林肯总统的那顶可怕的帽子也出现在了“塔柱帽”上。随后,布斯在与比利乌斯·霍尔外加一大群人的激烈枪战中被杀死,且当时布斯被比利乌斯勇敢地压在了地上,其他人则轮流向他开枪。在他悲惨的死亡后,比利乌斯因他的英勇行为被授予了布斯的“塔柱帽”。


孙武

维基百科条目:孙武

孙武(Sun Tzu),中国古代著名的军事家、思想家。他独到的战术思想与出众的宏观策略使他与其传世著作《孙子兵法》在中国乃至许多西方国家中享有盛名,且他的战术策略对当今时代的军事与政治仍有重要影响。

孙武首次在拜见士兵》短片中被提到。在短片中,士兵对他的“头颅新兵队”称孙武“发明了战术(fighting)并将其完善,因此在这方面目前尚没有人能比他做的更好。”

士兵还曾问导演,孙武是否写过关于“如何用拳头打穿别人胸腔”的书。在导演给于了否定的回答后,士兵大失所望而从此停止了对本地书店的要挟。

威廉·普雷斯科特

维基百科条目:威廉·普雷斯科特(英语)

威廉·普雷斯科特(William Prescott),是一位革命战争时期的美国将军,他因指挥自己的军队赢得邦克山战役而名声鹊起。他很喜爱帽子,而据报告在那场战斗中他曾说:“在你们看清敌人的头顶前不许开火!”。而正如他说所,他只允许朝那些买不起帽子的穷困敌人开枪。


尼尔·阿姆斯特朗 与 巴兹·奥尔德林

维基百科条目:尼尔·阿姆斯特朗巴兹·奥尔德林

...当巴兹·奥尔德林于 1969 年在宇航员摔角大赛中用一记过肩摔把尼尔·阿姆斯特朗摔到一堆折叠椅里去后,登月计划被迫延期三年!
纵火狂更新第一天页面有关企业的竞争精神的解释

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是两名美国宇航员。他们两人在天文热 69 年(Astromania '69)将登月计划延期了三年。

阿莱斯特·克劳利

维基百科条目:阿莱斯特·克劳利

阿莱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是一名英国神秘学家,他在一次快艇诅咒航行(speedboat cursing tour)中负责诅咒风景优美的骷髅岛

  • 阿莱斯特·克劳利首次被提及是在 TF2 官方博客的一个隐藏页面中。

汤姆·琼斯

天堂中的汤姆·琼斯

维基百科条目:汤姆·琼斯

伙计,我刚掉了块性感炸弹(sex bomb)在那个蒸汽房里!
汤姆·琼斯蒸了一段时间桑拿后说道

汤姆·琼斯(Tom Jones),即托马斯·约翰·伍德沃德爵士(Sir Thomas John Woodward),是一名英国威尔士的歌手。他以其经典的作品而闻名,代表作包括《It's Not Unusual》,《What's New Pussycat》与《She's a Lady》。

他于军团要塞2中的命运与现实大有不同。在漫画《解雇时刻》中,揭晓了他是马拉莫斯的新室友。而不久之后,汤姆·琼斯被士兵误认为是入侵者而来了一记拧脖,由此一命呜呼。

在他死亡之前的五个半月,汤姆·琼斯的死忠粉侦察兵于漫画《悲伤回报》中花光积蓄换来了一个十二立方码的汤姆·琼斯纪念品。

在漫画《裸者与死者》中,间谍伪装成了汤姆·琼斯以让行将就木的侦察兵高兴地“升向”天堂。而已经死去的汤姆本人也出现在了天堂,四处躲着侦察兵(侦察兵错将汤姆·琼斯当做他的生父)。而就在侦察兵被上帝吸引了注意力时,汤姆·琼斯被一名天使又来了一记拧脖而被拖走。


其他角色

苹果商店经理

萨克斯顿正会见身份不明的苹果商店经理
让我会会你们的经理。
萨克斯顿·霍尔在听对完苹果公司最新产品的介绍后说到

苹果商店经理(Apple Store manager)管理着 Dustbowl 郊区的一家苹果商店,他是特伦特和杰西卡的老板。

萨克斯顿·霍尔想要买下苹果公司时,他断然说到:“没门,霍尔!”(No sale, Hale!)而拒绝了收购。那时霍尔也立马认出了这位经理并开始冷嘲热讽,称那家店“到处都是他的古怪臭味”(had his curvy stink all over it)。据推测,他可能是霍尔的一名长期竞争对手。


阿奇博德 与 朱利乌斯

阿奇博德(左)与朱利乌斯
这真是那些用不起炸弹的双城贫困人民的圣诞福音啊!
朱利乌斯在和阿奇博德一同收到了意外惊喜后说到

阿奇博德(Archibald)与朱利乌斯(Julius)是非盈利慈善组织“给穷困者的炸弹”(Bombs for the Poor)的所有者。他们收到了一个弹头车并坚信这是个圣诞奇迹而互拥相庆。然而他们是完全虚构的角色,而那些故事是由侦察兵和士兵在因炸毁商场的圣诞老人训练设施而接受审判时所编造的无稽之谈。

  • 他们两人都戴着小礼帽、留着胡子以及穿着颜色相对的西装,让人联想起了布鲁塔克和雷德蒙德在1890年代的样子。


阿基米德

该小节内容介绍的是非玩家角色“阿基米德”。如果要参考其它关于“阿基米德”的信息,请查看阿基米德(消歧)
身染鲜血的阿基米德和医生的其它宠物鸽站在一起

阿基米德(Archimedes)是红队医生养的许多白色宠物之一,而他可以通过永远沾血的羽毛而轻易被辨识出。他首次登场于短片《拜见医生》中。阿基米德有着喜欢到处乱钻的怪癖,包括于影片中钻进了手术中的机枪手的胸腔。且在影片的最后,医生发现阿基米德无处可寻,而有一阵咕咕声从做完手术的胸腔中传出,由此看来好奇的阿基米德是被困在里面了。在游戏中,当侦察兵被炸碎时,有一定概率会有一只白鸽(没有血痕)从他死亡的位置飞出。

阿基米德的背景故事在游戏中的物品描述中也有所提及:“在阿基米德成为医生的宠物之前,他是一只婚礼鸽。这份工作薪水不低,但他总觉得生活还缺少什么。他回忆起以前的时光,医生从首相的婚礼上偷走宴会车的那天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从此他就常常栖身于毫无察觉的病人的胸腔中。"

阿基米德随后也在漫画《骨肉兄弟》的开头以及双城之战更新的第二天宣传图片中客串过,因此可证明他仍然还活着。此外还有一只蓝队医生养的白鸽,出现在了曼恩 vs. 机器宣传片中,另外还有一只出现在了影片《死了都要爱》中。

阿基米德同时也是游戏中可被医生装备的一个饰品。玩家可以在 Valve 官方商店里买到阿基米德的毛绒公仔,且会因此获赠一条能在游戏中换取一个纯正品质阿基米德的礼品码。但目前该款公仔已经不再生产与售卖了。

  • 阿基米德和咬咬中尉(士兵的宠物浣熊)是仅有的出现在了官方漫画中的佣兵宠物。
  • 阿基米德饰品的万圣节亡灵版本,阿僵米德会在装备后为医生启用额外语音,听上去像是渴望脑子的僵尸阿基米德和医生间的疯狂错乱对话(但由于这些语音也是由医生的声优配音的,因此无法直接判断究竟是医生和阿基米德在对话还是疯狂的医生在自言自语)。


鲍勃·克拉契 与 斯克鲁奇

鲍勃·克拉契(Bob Cratchit)是一名“友善的社区地图制作者”,而斯克鲁奇(Scrooge)是一名“腰缠万贯的帽子大亨”,他们一同在澳洲圣诞节更新的页面中以对话的形式出现。


炸弹魔书正给抵达
骷髅岛的玩家发放奖品

炸弹魔书

主条目: 炸弹魔书(人物)
参见: 炸弹魔书(饰品)

​炸弹魔书(Bombinomicon)是一本关于久远的禁忌知识和上古的邪恶存在的魔书,他(它)目前正被魔法师马拉莫斯所有。

丹队长

丹队长生产的
军用回锅汤

丹队长(Captain Dan)是一名本地的汤料生产商。在一次超大规模的汤料制品召回事件中,丹队长主动请缨,自愿去处理那些已发馊的汤料产品。因此一位慷慨的工会主席赠予了他城市钥匙(Key to the City)以及杀人执照(License to Kill)。士兵非常喜欢喝丹队长牌的番茄汤。丹队长的商标也出现在圆盘奶酪上。

  • 在地图 Mannhattan 内展示在磨床上方的广告中,丹队长宣传他产品内的木浆现在已经可以“合法食用”。而将木浆添加到食物中作为廉价的填充物或粘稠剂是一种古老的做法。

查尔斯·达林

查尔斯·达林
每个猎人都看重自己有多少战利品,萨克斯顿。你们所有人都应明白这点。你曾经是我最好的学生。但为了,你放弃了所有的一切。
查尔斯·达林对狩猎的看法

查尔斯·达林(Charles Darling)曼恩公司的所有人萨克斯顿·霍尔的前狩猎导师。达林原先是一名猎人,后来他决定放弃这种野蛮的生活方式,开办了一间动物园,以求过上更加舒适的生活。当霍尔决定为了“她”而放弃自己所学的一切时,达林与霍尔之间的关系急转直下。查尔斯·达林是达林动物园目前的所有人,他的动物园里饲养着许多动物,甚至有很多珍稀的动物,例如:侏儒兔、鹌鹑、塔斯马尼亚狼、渡渡鸟、长颈鹿和海牛。

达林以欣赏他动物园里的动物受苦为乐,在漫画《地狱寒天》中,他把动物的头锁在墙板里,并从它们的挫败眼神中感受愉悦。

然而,达林对羞辱这些濒危的或者几乎灭绝的动物并不感到满足,他创建了查尔斯·达林的三叠纪保护区(Charles Darling's Triassic Preserve)并试图将从前的巨型生物也通通羞辱一遍。

此外,达林也是澳元素的追求者之一,而他的动机却很奇怪:让他珍藏的这些“最后的种子”变得永生不朽


炸鸡女孩

“炸鸡流浪女”

炸鸡女孩(Chicken Girl),也被间谍称作“炸鸡流浪女”(Fried Chicken Tramp),是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孩。他和侦察兵在一家“征服者杂碎爆炒”(Conquistador Fried Giblets)快餐店相遇。侦察兵主动搭话,指出他和女孩都买了一桶炸鸡,询问要不要“do it”,而炸鸡女孩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克劳德·哈金斯

克劳德·哈金斯,双城的建立者

克劳德·哈金斯(Claude Huggins)双城的建立者,而他最初将双城(Teufort)命名为“哈金斯城”(Hugginsville)。 哈金斯在一次巨熊袭击中靠躲在他妻子的尸体下而捡回一命。而他在遇袭的地点建立起了居住地。除了他的妻子外,其他同行者也都不幸遇害,很有可能还包括他的孩子

克劳德·哈金斯与双城的“躲藏”事迹被纪念在一种 0.5 美元硬币上(右图所示)以及双城的城市垃圾广场内的雕像上。

注释
  • 克劳德·哈金斯同时也是《求生之路》系列的一个小角色,它被某人在墙面涂鸦中如此提及:“CLAUDE HUGGINS / YOU ARE A COWARD / AND YOU LET YOUR CHILDREN DIE”(克劳德·哈金斯 / 你这胆小鬼 / 居然眼睁睁看着孩子丧命)。
  • 超能更新更新的一个隐藏页面中包含着一张医生办公室的图片。其中桌面上的盒子表面写有模糊的字迹:“Dr. Claude Huggins DECEASED”(克劳德·哈金斯博士,已故)。


戴维·琼斯

我们上船咯!
戴维·琼斯
戴维·琼斯

戴维·琼斯(Davy Jones)是地图 Cursed Cove通报员。他以一个巨大的绿色幽灵海盗的形象出现,站在他的沉船顶上。如果玩家在船内呆的太久或距离他太近,琼斯会猛踩地面而强制让玩家们回到外面。

戴维·琼斯是由 EmNudge 配音的。

恶魔

地狱中的恶魔
We will... not be... DENIED!.
恶魔对医生说

恶魔(Devil)是地狱的主人,他头上长角,皮肤通红,身材魁梧,穿着西装而出现。在漫画《裸者与死者》中,当医生被经典机枪手“杀害”后,他出场与医生讨论一场交易——原来此前医生已经提前将灵魂卖给了恶魔。然而医生却驳回了恶魔的要求,指出了他已经人工给自己添置了额外的八个灵魂(似乎是来自他的队友)。尽管被医生的伎俩激怒而大发雷霆,恶魔最终将医生送回并延续了他 50 年的寿命。


苏格兰长剑

关于同名武器,请参考苏格兰长剑.

苏格兰长剑(Eyelander)是一把有意识的,能说话的诅咒之剑。

  • 苏格兰长剑在爆破手与士兵的一刀两断后成为了爆破手的伙伴。
  • 根据漫画内容显示,苏格兰长剑能够自己袭击遇害者。
  • 在它的首次登场中,苏格兰长剑只能低语“头...”(Headssss...)。而在漫画《解雇时刻》中,它已经学会看电视,且能够说更多的词汇了(包括流利的咒骂),此外看上去还会吃烤肉。


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
它们听起来很复杂,所以 Valve 决定不去亲自涉足和电影(cinéma)有关的生意。
会说话的法国——弗朗西斯谈到法语词汇

会说话的法国——弗朗西斯(Francis the talking france)是一个拥有许多电影知识的拟人化“法国”。他宣称自己是以下法语术语的发明者,这些术语包括:“Mise en scene”、“Auteur”、“Avante-garde”、“Montage”甚至“cinéma”。Valve 让他负责评选第一届萨氏金像奖的获奖者,但由于意识到工作量太大,弗朗西斯举行了公开投票,让公众来评选获奖作品。

  • 弗朗西斯首次出现是在网站“Old Man Murray”,Valve 写手 Erik Wolpaw 也有参与。[3]
  • 这名角色会于 5月20日 出现在官方博客上。[4]
  • 弗朗西斯的外形是基本就是翻转过后的法国地图。
  • 在漫画《炸弹魔书》中,有一名孩子将自己打扮成了弗朗西斯。
  • 在漫画《地狱寒天》的第 53 页中,幼年侦察兵的衬衫上出现了卡通化的弗朗西斯。
  • 在给间谍开启稀有合同时的一条语音邮件里,宝琳小姐也会提到弗朗西斯。


术士弗德里斯

术士弗德里斯(Fedris the Enchanter)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巫师,他曾和魔法师马拉莫斯一同在第一千一百五十六届巫师会展(Wizardcon MCLVI)的宣传广告上出现,他将就“大头术是巫术还是法术”(big heads are wizardry or witchcraft)这一问题进行发言。

  • 术士弗德瑞斯首次被提及是在官方博客的隐藏页面中。


闲暇绅士,他的伙伴,以及恶臭苦命汉

啊哈哈!你像极了贫穷但高傲的爱尔兰人。晦暗的夜晚也遮不住我的“帽之塔”的威严。
闲暇绅士如此评价恶臭苦命汉

闲暇绅士(Gentle Manne of Leisure)是一名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富人,他的资产富足到能够买得起塔柱帽。他和他的伙伴走遍了维多利亚时期英国城市的大街小巷,以嘲笑恶臭苦命汉(Smelly Unfortunate)的狂妄,贫穷,以及是个爱尔兰人。闲暇绅士身着燕尾服,拄着一根手杖,且总是戴着他那最引以为傲的财产——他的塔柱帽。他的真名可能是“辛克莱尔”(Sinclaire),因为他的助手在他们观看“无帽之众”(Hatless Commoners)拳击赛时曾如此称呼他。[5]此外,上述的引文也出现在高耸的塔柱帽的物品描述中。

  • 闲暇绅士首次出现于无兵种更新中。
  • 闲暇绅士,他的伙伴与恶臭苦命汉也出现于《绅士月报》的1814年6月版中.
  • 闲暇绅士和恶臭苦命汉的名字也被列于电脑玩家随机名称列表中。


上帝

上帝与两名小天使
如此...耀眼!如此美妙!
上帝目睹了侦察兵的完美造型

上帝(God)是天堂的博爱之主。在《裸者与死者》的情节中,侦察兵在与机器人的一场恶战后,侦察兵似乎死掉了,而在此期间,上帝出现迎接了他。然而,这里的“上帝”究竟是真正的神明本尊,抑或是侦察兵昏厥中的臆想尚不明确,毕竟这位“上帝”对侦察兵表现出了强烈的爱慕与兴趣。

在侦察兵短暂的天堂之旅中,上帝带他造访了三个桌上足球桌,并请求他来摆个造型(flex,字面可理解为肌肉拉伸),侦察兵对此欣然接受。上帝对侦察兵的造型十分满足,同时也为地球上的女性并未通通为侦察兵倾倒而感到愤怒。随后他准备将侦察兵送回现世,并承诺这将是地球上的女性最后一次与侦察兵交往的机会。在送走侦察兵前,上帝告诉侦察兵:“真希望你是我的儿子”,但侦察兵却回答:“我的老爹是汤姆·琼斯”——上帝本想纠正这一点,但转而肯定汤姆·琼斯就是侦察兵的父亲,而真正已故的汤姆·琼斯正要路过时,被一个手脚麻利的天使给拧了脖子(以避免他与侦察兵相遇)。侦察兵离开天堂后,上帝告诉他他们会于 1987 年 12 月 4 日重逢。


杰瑞

杰瑞
嘿,拿好这些引擎零件。
萨克斯顿·霍尔在跳下飞机前说道

杰瑞(Jerry)萨克斯顿·霍尔的飞行员。他时常为萨克斯顿总是跳出飞机的行为而感到恼怒。在《解雇时刻》中,他将禁止跳出飞机的新守则告知了萨克斯顿。然而,萨克斯顿依然摧毁了飞机的一部分而强行让他们一同跳出。在他们坠落时,杰瑞于恐惧中尖叫着抓紧萨克斯顿买来的雪人,甚至在着陆后也不肯松手。


法官

法官
我据此判决你们这三个弱智去做社会服务。
法官

法官(The Judge)审判了侦察兵和间谍使用一辆弹头车炸毁了商场额圣诞老人训练设施的案件,士兵则为他们两人充当辩护律师。在听完侦察兵那可笑关于“给穷困者的炸弹”(Bombs for the Poor)非盈利慈善组织的借口后,法官说服了侦察兵让其指认同伙,而侦察兵也果断指认了士兵为主谋。法官最终判处他们三人到一个商场的圣诞老人主题摊位参加社会服务。

奇加索

奇加索的自画像
问一下,呃...那该不会是奇加索的真迹吧,是吗?
戴尔·科纳格谈及布鲁塔克·曼恩的艺术品位

奇加索(Kicasso)是一名画家,他的一幅画作在蓝队总部的大厅中展出,而戴尔·科纳格认出了那副画作。那幅画作是奇加索“丛林狩猎时期”(Hunted in the Jungle)的作品。该角色基本就是以著名画家毕加索(Picasso)为原型设计的,而此画作也是仿造毕加索于“蓝色时期”(blue period)的一幅自画像创作的。而令人忍俊不禁的便在于这幅奇加索的大作似乎和布鲁塔克的宅邸融为一体了。


小杰克

小杰克
我想要萨克斯顿玩具人,还有萨克斯顿嬉皮士战斗竞技场模型,还有波比·乔救援火箭,还有...
小杰克的圣诞礼物清单

小杰克(Little Jack)是一名小男孩,他第一次见到佣兵们是在双城购物中心,而当时佣兵们正在参加社会服务。当小杰克向圣诞老人(蓝队士兵)要了一大堆萨克斯顿·霍尔的模型玩具后,士兵表示他真正所需的圣诞节礼物是一个好发型。然后,小杰克激动地看着前来制止的父亲与士兵干架,而随后老尼克便闯了进来,他宣布要将双城所有的儿童绑架到自己的工坊里干活。由于害怕,小杰克去向蓝队间谍求助,间谍掰了一根冰柱交给小杰克并告诉他接下来该如何做。在被蓝队侦察兵和士兵揍了一顿后,老尼克抓住了小杰克,而就在这时,小杰克将冰柱刺向老尼克的脖子而置他于死地。最后,小杰克坐在间谍身边,两人一起回顾之前发生的事情。在《双城时代报》的头版,有一张小杰克骑在间谍肩膀上的照片。

玛格丽特

萨克斯顿和玛格丽特在踢踹一群猎豹时打情骂俏
你离开了我,萨克斯(Sax)。就为了你爹那家愚蠢的帽子公司。
玛格丽特对萨克斯顿说

玛格丽特(Margret),也被称为玛格(Mags)玛琪(Maggie),据推测应是萨克斯顿·霍尔的前女友。他们两人曾一同与热带动物战斗,且都把查尔斯·达林当做死敌。然而似乎在萨克斯顿当上曼恩公司的CEO后,他们两人分手了。玛格丽特曾与四个男人结过婚,但他们都在与玛格丽特的“奇妙历险”中不幸丧生。当格雷·曼恩接管曼恩公司时,玛格丽特作为查尔斯·达林的下属,帮助萨克斯顿说服达林为其夺回公司出手相助。


魔法师马拉莫斯

魔法师马拉莫斯

主条目: 马拉莫斯

魔法师马拉莫斯(Merasmus the Magician)是一名在游戏过程,背景故事与漫画中戏份极高的非玩家角色。

公园主管

公园护林员
你在你的房子里恐吓鸵鸟吗?那将有笔巨额罚款,夫人。
公园主管对马拉莫斯说

公园主管(The Park Warden)是一名女性。她误以为马拉莫斯是女人,并要求马拉莫斯从他的阴森恐惧之堡(Castle of Eldritch Horror)里搬走以便用于建设一座浣熊保护区。但当士兵误将马拉莫斯的城堡称为“鸵鸟恐吓之堡”(Castle of Ostrich Horror)后,他指控马拉莫斯恐吓动物并要求罚款。

尼古拉斯·克劳德

尼古拉斯·克劳德,即老尼克
好孩子会获得世上最棒的礼物——而不会像那些坏孩子一样被绑架到南极去。
罗宾·沃克在谈论老尼克的故事

1788年12月18日,一位名叫尼古拉斯·克劳德(Nicholas Crowder)的男子乘船前往澳大利亚,在目睹了那里的炎热与贫乏后,他调转行程前去征服南极。据传言,他现在依然活着,并且每年的12月18日,老尼克(Old Nick)(他现在以这个绰号而广为人知)就会回到澳大利亚,去审判那里的孩子,看看他们是好孩子还是坏孩子。坏孩子会被绑架到老尼克的南极工坊,在那里为老尼克生产帽子和武器,而好孩子的奖励便是不被绑架。在每年的12月17号,那些生产好的产品就会被送往老尼克的宅邸,那时老尼克会在网上把多余的帽子和武器卖掉,并且几乎是以“白给”的价格出手。

在漫画《圣诞头条》中,尼古拉斯·克劳德出现在双城的一座商场里并试图绑架儿童,但他被侦察兵和士兵打败了。可老尼克依然抓住了小杰克,声称小杰克得为他在工坊里“拼命干活”了。尽管侦察兵警告了老尼克不要试图绑架小杰克,但小杰克及时出手用冰柱背刺了老尼克。

  • 尼古拉斯·克劳德首次登场于澳大利亚圣诞节更新中。
  • 尼古拉斯·克劳德坐的雪橇由至少三种驯鹿拉着,其中一只戴着一个眼罩,还有一只戴着红鼻子以及鹿角假扮成驯鹿的袋鼠。


波比·乔

波比·乔,
英雄宇航猴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 —— 噢,没错。那只可怜的猴子。
萨克斯顿·霍尔花了一些时间来怀念这位灵长类先锋宇航员

波比·乔(Poopy Joe)是一只宇航猴,他不幸地死于曼恩公司的火箭发射事故。他所乘坐的火箭因为缺少澳元素燃料,所以在升空数秒后就爆炸坠毁。事实上,这起事故的始作俑者就是曼恩公司,由于之前未能成功摆脱参议院对公司进行的武器调查,因此制造了这场事故来转移大众的注意力。最后,曼恩公司不但未因波比·乔的死而受惩罚,反而人们还建立一些纪念碑来纪念波比·乔、征服太空的美国梦以及佛罗里达。这些纪念碑实际上是剧透了即将到来的战争!更新,上面有与苏格兰长剑十字镐以及战旗有关的内容。

在与《拜见火焰兵》有关的平行实境游戏活动中,有关波比·乔那场事故的最新消息被公布。根据泄露页面上的内容,原本用来作为火箭燃料的澳元素被萨克斯顿·霍尔偷走了。萨克斯顿曾出现在火箭发射现场,他将澳元素偷走,并用一个装满了炸药的公文包来顶替被偷走的澳元素。当火箭点火升空后,就会点燃炸药导致爆炸。曼恩公司掩盖了整个事件的真相,并且否认了一切有关的指控。在速递模式地图 Doomsday 中的游戏即是对该事件的演绎。不幸的是,玩家们在游戏中完成目标后,火箭几乎立马就在警报声中坠毁。


咸皮特、钢铁眼以及胡椒罐皮特

士兵的“战友们”

咸皮特(Salty Pete)钢铁眼(Iron Eye)以及胡椒罐皮特(Pepper Pot Pete)是士兵的一群“老战友”,士兵经常他们一同出去露营/开茶会。虽然看到了他们几位的出现,但事实上,他们多半只是士兵幻想出来的角色。根据士兵的说法(想象),咸皮特曾经挖过一条战壕并且在不经意间杀死了不少自己人,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有待考究,毕竟士兵居然还忘记了他的名字,将他叫成辣茄酱皮特(Salsa Pete)。此外,士兵也忘记了胡椒罐皮特的名称,将他叫成辣椒裤皮特(Peter Pepper-Pants)。在最后,士兵宣布他们四人将会加入“星际战士”(Space Marines)。

  • 咸皮特、钢铁眼以及胡椒罐皮特首次登场于漫画《葛保诺的坠毁》中。


莎士比亚格力斯

莎士比亚格力斯,
世界上最强壮的作家

莎士比亚格力斯(Shakespearicles)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强壮的作家。他发明了二层式建筑、舞台剧(美式)以及火箭发射器。虽然他在文学方面的造诣很高,而且能够卧推 700 磅的重物,但是一些其它的发明与他的铁腕无缘——其中最让他想哭的当属楼梯

在长达 300 年的时间内,人们若要从 1 楼上到 2 楼,唯一的方法就是使用火箭跳。直到 1857 年,一位留着胡须的年轻发明家,后来的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发明了楼梯。

Valve 的办公室里有一张莎士比亚格力斯的巨大海报。

  • 莎士比亚格力斯首次登场于战争!更新
  • 莎士比亚格力斯(Shakespearicles)的名字是一个混成词,由著名的英国剧作家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和希腊神话中的大力士海格力斯(Heracles ,音标 herr-ə-kleez)两人的名字混合而成。


特伦特 与 杰西卡

特伦特和杰西卡
...这些子弹会在打中身体后立刻进行生物降解,什么东西都不会留下,除了一则博客消息。
— '特伦特在解释苹果公司在转轮机枪市场中所具有的优势

特伦特(Trent)以及杰西卡(Jessica)是苹果商店的两名雇员(根据士兵的说法,他们是嬉皮士),他们工作的商店在地图 Dustbowl 外部。

他们向红队侦察兵以及机枪手推销商品,包括一个小巧精致的头戴耳机,以及一挺涂了白、黑、蓝三种颜色的,会在杀敌后自动更新使用者博客上的杀敌统计数据的转轮机枪(如果使用者没有博客,机枪会自动为其创建一个)。他们还向红队士兵推销一个只需插入火线就可瞬间烤熟一头猪的装置。此外,杰西卡还向萨克斯顿·霍尔介绍了苹果公司的最新产品“”iBlewupthemoon”(字面意:我炸掉了月亮),而那使得萨克斯顿十分漫画以并且打算将苹果公司买下来,但此想法却因一个神秘人(商店经理)的出现而破灭了。


弗拉基米尔·巴纳纳斯

弗拉基米尔·巴纳纳斯(Vladimir Bananas),是一只苏联宇航猴,也是第一只进入太空的猿类动物。美国也试着追上苏联的脚步而发射了自己的宇航猴波比·乔,但不幸的是该次发射以灾难收场,而波比·乔也在灾难中牺牲。


雪人

正被嬉皮士们精心保护的雪人
参见:雪人(消歧)

雪人(Yeti)是一种近年来灭绝的猿类动物,他们发源自喜马拉雅山脉,但也在其它的一些偏远高山地区被目击过。

Yeti Smash.png
雪人是一种极其稀有但又“难以描述”的野蛮动物。正因如此,他们被萨克斯顿·霍尔盯上而选作狩猎目标。萨克斯顿在与他的导师查尔斯·达林分道扬镳后,一直渴望与强大的生物干架,其中包括雪豹,鲨鱼乃至相对聪明的灰熊。在雷德蒙德与布鲁塔克遇害后的几天,萨克斯顿终于在不丹王国追踪到最后被目击的雪人,最后却发现它被嬉皮士们保护了起来,正进行行为咨询(Behavioral Counseling)芳香疗法(Aromatherapy)。而萨克斯顿的一记脸部重击让长达几个月的精心照料全都成了徒劳。在与萨克斯顿战斗后,那只雪人被打败并被囚送到了一家战斗主题公园——雪人公园。接下来的几个月,这只雪人被公园临近的雪人研究与发展机构(YTI Institute for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接管,遭到了更加“难以描述”的残忍生理改造。而这一切唯一的残忍目的便在于令他成为一只最具挑战性的战斗怪物,以供萨克斯顿·霍尔在它能够逃出公园后进行战斗。在大约一年后,这只浑身都是力量与愤怒的怪物终于逃出了他的监狱,一路上留下了不幸的工作人员的血迹。而在侦察兵的“协助”下,萨克斯顿找到并打败了逃脱的雪人,且以一记“雪人之拳”将它揍得粉身碎骨。

萨克斯顿·霍尔将这只雪人“收集”了起来,并同他以前的“狩猎纪念品”一同展示在他的办公室内。然而不久之后,他就将他的藏品,他的办公室,乃至他的整个公司输给了奥利维亚·曼恩

  • 最后被目击的雪人首次登场于《比象棋更糟糕的命运》中。
  • 这只雪人的死亡被叙述在影片《丛林炼狱》中。
  • 在漫画《解雇时刻》中,霍尔将之前被他揍死的那只雪人“拼装”带到他的办公室用作装饰,但他很快便失去了他的纪念品。
  • 被“拼装”的雪人标本纪念品出现在了漫画《合同》中,尽管这并不符合时间线。
  • 在地图 Cursed Cove 的可游玩区域外部可以找到一个染血的雪人掌印。


其他 Valve 角色

惠特克

惠特克带着埃利斯的帽子,展示平底煎锅的广告
管你是红队还是蓝队 – 反正你们的钱在这里都是绿的。
惠特克对于红蓝两队的争斗不置可否。

惠特克(Whitaker),是《求生之路2》中的一名角色(枪械店的老板)。他在军团要塞2的官方博客上发布了一篇文章来推销《求生之路2》:购买了《求生之路2》的玩家可以获得Ellis 的帽子以及平底煎锅作为奖励。从文章的开头段看来,他和《求生之路2》的主要角色一样,都是南方人。他对红蓝双方的这场战斗持着中立的态度,而除了“别人告诉他的”,他似乎对TF工业的内幕知之甚少。他对这场战争的看法是:像是一个“叫做《军团要塞2》的无间道式游戏”,这点应表明了他与《军团要塞2》的故事本身扯不上什么关系。然而,在博客中,他似乎又在试图向红蓝两队的成员对话。他在《求生之路2》是由 Dayton Callie 配音的。

  • 这个人物目前只在TF2 官方博客中出现过。若要查看更多有关他的信息,请参见这里

惠特利

关于惠特利(Wheatley),请参见光圈科技牌电子工兵

参见

参考内容

  1. 来自 Erik Wolpaw 的电子邮件
  2. http://teamfortress.com/post.php?id=7655
  3. http://www.oldmanmurray.com/features/78.html
  4. http://www.teamfortress.com/post.php?id=5514&p=1
  5. http://www.teamfortress.com/classless/hidden/barbary/

外部链接